刀小鱼儿宝贝平特玄机图丛里的诗_百度文库

发布时间:2019-10-26编辑:admin浏览:

  刀丛里的诗 泼墨飘香,香溢刀光剑影。 挥笔留情,情吟金戈铁马。 万古文人,千载墨客,一丝丝冰封的记忆遁入那一抹仙风道骨的 气, 一缕缕轻缈的紫烟升向那红袖添香的空, 一朵朵幽香的魂隐去那 侠骨留香的梦。 记忆,深远,超然。 轻烟,又是那么的虚无,透着深深深几许的孤独与寂寞、悲怆与 凄凉。 而梦,梦深,梦殇,梦醒,梦别。 一梦千年。 结怨。 文人的泪眼,常结着刀与剑的愁怨,他们用文字编织美丽而遥远 的梦,剪不断,理还乱,却只能默默咀嚼只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落寞与 悲凉,却只能用手中的纸笔发出细雨的呼喊。 于是,这才有了千古文人侠客梦的惆怅。 于是,这才有了繁花似锦又刀光剑影的大唐。 盛唐那纷繁的花之中,诗歌定是那最为艳丽的一朵,如牡丹那般 巍巍大气。而在诗的穹窿之中,杜甫与李白便是最为明亮的两颗星。 而在他们的人生之中,也有着,数次的相遇。 相遇的惊心,不遇的伤心。 杜工部“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沉郁顿挫,忧国忧民。 李太白“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大气磅礴,恣意汪洋,绣口 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然而,他们的诗,却又都闪着刀光,扫着剑影。 刀光,又见刀光。 剑影,总是剑影。 也唯有文人,梦里才会闪着刀光剑影,扫着金戈铁马。 真正从刀光剑影里滚出来的人,笔下却常怀温柔,如同美丽的少 女,眼神,哀怨,悠悠半回眸,幽幽惊鸿。 红袖添香,并非那些文人们真正的梦。 文人的梦,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文人的梦,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文人的梦里,永远都闪着刀光剑影。 刀,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刀。 剑,是“一舞剑器动四方”的剑。 1 刀,永远闪着寒光。 剑,永远映着冰影。 或许,大唐的文人,都似李太白、杜工部那般,以刀为诗,以剑 为歌。他们写边塞,写战乱,写豪侠,也写自己壮志未已。于是,手 中的笔管,便多了几许豪情,也似多了几许惆怅。 从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到岑参的“忽如一夜春 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再到高适的“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 斗兵稀” ,他们的笔下,有着边塞风光的旖旎,也有着对战争的无奈 与悲凉。 从杜甫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到王翰的“醉卧沙场君 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再到李贺的“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 声不起” ,他们的笔下,有着自己建功立业的豪情,但更多的,还是 对战乱的控诉与愤恨。 而杜工部一首 《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 , 语句大开大合, 淋漓尽致地写出了锋利的剑, 写出了冰的剑影, 更写出了练剑者最重 要的剑气, “爧如羿射九日落,娇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 罢如江海凝清光” ,更是成为日后武侠描写斗剑的滥觞。 而李太白一曲《侠客行》 ,诗词更是纵横捭阖,借侠客之事,言 自己壮志豪情,处处写侠士,又处处点到自己, “纵死侠骨香,不惭 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表现了尚任侠的诗人的豪情壮 志,抒发了自己对侠客的倾慕与“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 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的政治抱负,借他人故事, 浇自己块垒。 战争是政治的附属品与延伸,是那些所谓的政治家们所制造出来 的政治游戏。然而,无论如何,战乱最直接、最显而易见的后果,是 痛苦,是悲哀,是哀鸿遍野伏尸千里,是烽烟四起血雨腥风。而这痛 苦与悲哀的最直接承受者, 自然还是广大贫苦老百姓。 战乱让百姓颠 沛流离流离失所, 战乱让百姓亲人离散痛彻心扉。 诗人们亲身经历亲 眼目睹战乱的残忍与苦难,于是,他们拿起笔,挥毫写下自己对战乱 的控诉与愤怒。 战争中的刀与剑, 已彻底沦为杀人如麻磨牙吮血的工 具,与农人们手中的锄头无异。 而侠客手中的刀与剑,并不仅仅用来杀敌,更为重要的是,它们 是匡扶正义的有力武器。 乱世出英雄, 侠客往往都在天下大乱时涌现。 天下大乱, 各种邪恶与黑暗的东西便横行天下, 而为了剪除黑暗与邪 恶,唯有靠侠客,唯有靠侠客手中的刀与剑。 2 但是,侠客往往都游离于正常的社会秩序之外,他们也只能与文 人们一般,只能默默咀嚼只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落寞与悲凉。 于是,侠客手中的刀与剑,便多了一种美。 凄美。 凄冷的美。 如同天上洒落下的雪花。 那些侠客,也都是美的。 美得如春日和煦的微风; 美得如夏季茂盛的枝叶; 美得如秋日飘落的枯叶; 美得如冬季岑寂的苍雪。 一闪刀光,一抹剑影。 带着三分惆怅、三分无奈、三分凄凉,还有一分不可一世。 挽留天涯挽留人,挽留岁月挽留你。 刀,是饮血的刀,相思的刀。 饮血的相思。 剑,是空舞的剑,潇洒的剑。 空舞的潇洒。 诗人,是多情的剑客; 诗人手中的笔,就是那无情的剑; 而诗人的诗,则是那长剑善舞划出的美丽的图画。 若我生在充满激情的大唐。 梦回大唐,是每一个人心中希冀的梦。2019每期正版四不像图 全套动作一气呵成,小鱼儿宝贝平特玄机图 梦里花落。 花谢花飞。 花满天…… 梦,总是会醒的。 醒了,也就碎了。 梦碎,是最为痛苦的。 何况是梦回大唐的梦。 若我生在充满激情的大唐。 3 若我生在充满激情的大唐,我要做那似锦繁花的花中之蕊,而不 是弃在战场上的沉沙折戟。 若我生在充满激情的大唐,我宁愿去做一个山野小民,也不愿成 为那执刀仗剑的豪士侠客。 侠士,永远都在乱世涌现,但,真正安享和平的,却是那山野小 民。 除却,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 也唯有,那侠之大者,才会为国为民。 若我生在充满激情的大唐。 梦回大唐的梦。 追忆,似水流年。 大唐的文人,以诗为剑; 大唐的侠士,以剑为诗。 或许,刀与诗、剑与诗,本来都是一体的。 都是那一曲苍茫的歌谣…… 刀丛里的诗: 抽刀带着深秋落叶的枯黄 拔剑划过天边淡淡的夕阳 抬首远望远古战场的悲伤 含泪吟出沉郁古调的苍凉 风沙映着灼热的太阳飞扬 歌声从那遥远的虚空回响 残刀闪着凄凉的冷月悲怆 灵魂在那辽阔的大地流浪 流浪…… 4

导航栏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zarzourw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